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桔子彪悍总裁来讨婚 第一章

彪悍总裁来讨婚 第一章

作者:桔子书名:彪悍总裁来讨婚类别:言情小说
    【第一章】

    “听说了吗,今天执行长就要来公司视察了?#20426;?br />
    “真的?不是说要下星期吗?#20426;?br />
    “是临时决定的,听说执行长刚好有一场会议取消了,所以行程就空出来,顺便来我们公司看看情况。”

    “那怎么办?我好紧张,万一表现不好执行长一个生气,会不会裁员?#20426;?br />
    曾雯霜刚踏进公司大门,就听到来往的同事们议论纷纷,脚步顿了一下,她脸上扬起笑容,拍拍其中一名同事的肩膀,“别自己吓自己了,执行长那么忙,哪里有空来搭理我们这种小职员?顶多就是到时候让我们在公司门口迎接一下,鼓个掌,真正负责接待执行长的是总经理,我们该干嘛就干嘛。”

    “雯霜,妳和秘书姐姐关系好,有没有拿到第一手的消息啊?新执行长性格怎么样?#20426;?#21516;事甲立刻凑过来。

    曾雯霜摇头,“收购我们公司的可是跨国集团,我们这种小鲍司根本就入不了那真正的执行长眼,说不定这场收购都不是执行长负责,顶多就是在最后的收购合约上签了个字而已。今天来我们公司也就是露个脸,别说我们都被收购了,却连执行长长?#35009;?#26679;都不知道。”

    “啊?那妳也不知?#20048;?#34892;长长?#35009;?#26679;子?#20426;?#21516;事乙很失望。

    “不知道,好啦,妳们别想了,不管执行长是恐龙还是天仙,?#24049;?#25105;们没多大关系。只要他愿意给我们发薪水,那就是我们的老大。”曾雯霜笑瞇瞇的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下,打开计算机。

    曾雯霜目前就职的是一家网游公司,工作性质是美工人员,之前开发了两款益智游戏投入市场,反应还不错,就被著名大企?#30340;?#24029;注意到了,经过一番洽谈,公司便被纳川收购了。

    都说背?#30475;?#26641;好乘凉,曾雯霜觉得公司被收购是件好事,只要他们好好做,不仅不可能被裁员,指不定以后的福利待遇还会更好。之前就听说了,纳川的薪资待遇在圈内是出了名的丰厚!

    上午十点半,经理通知下来,说是执行长到了,请各部门注意一下,务必给新执行长留下一个好的印象!

    曾雯霜将手绘板放在一边,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和同事们一起走到公司门口,分开两队站成一排。

    没过一会儿,皮鞋踩在大理石地面的清脆响声响起,曾雯霜有点好奇的转过头,就看到经理站在一名身材修长,样貌隽秀的男?#30001;?#36793;,满脸笑容开口道:“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们公司的新执行长,柏翔川,大家鼓掌欢迎!”

    曾雯霜眨眨眼,觉得自己是不是幻听了。

    等她将视线真正落在那位据说是新执行长的人身上的时候,停顿一秒,嘴唇微微张开,随即迅速垂下了脑袋,恨不得现在面前出现一个坑,把整个人都埋进去。

    心中一万只草泥马飞奔而过。

    怎么?#35009;?#24819;到会在这种场面下见到初?#30340;?#21451;,纳川可是家族企业,现任继承?#21496;?#35828;是总裁唯一的儿子,是天之骄子!她的初?#30340;?#21451;有这么富?#26032;穡?br />
    以前没发现,不可能不可能,绝对是她看错了,说不定只是同名!

    可是她现在连抬头确认到底那人是不是她初?#30340;?#21451;的勇气都没有,怎么办?

    “大家好,我是柏翔川。”柏翔川的声音很清冷,也不啰嗦,只简单说了几句话,就和经理以及开发部的几个大神一起进了会议?#25671;?br />
    在场的大小主管一离开,整个办公室紧绷的气氛顿时松散开了,曾雯霜有点出神,只听到身边的女同事们兴奋的尖叫着,“没想到执行长会这么这么帅,看起来?#36141;?#24180;轻,不到三十岁吧?#20426;?br />
    “天啊,我感觉我那干枯的心终于?#21482;?#36807;来了!我宣布,从这一刻起,我是执行长的脑残粉了!”

    “妳们就别想了。”有男同事酸溜溜的开口道:“执行长日理万机,我们这种小鲍司,顶多就是年终的时候把报表呈上去给执行长过目一下,平日里哪里有机会看到执行长的身?#21834;!?br />
    “没关系,我们以后就是纳川旗下的子公司之一了,好像公司每个月都有期刊,发布公司的新动态,我们一定能经常在上面看到执行长英挺的俊?#30504;?#36825;可就是我以后的精神食粮了。”

    “雯霜,妳肯定和那群花痴不一样,我看妳就很淡定。”男同事气呼呼的,转头发现曾雯霜居然脸上一点激动的表情都没有,顿时笑着道。

    曾雯霜有点?#31168;?#30340;点点头。

    拜托,一个为了出国抛弃她的前男友,重逢的时候她没拿刀把那个混蛋大卸八块都算是她很善良了,怎么可能还会花?#30504;?br />
    好吧,虽然她没拿起刀的主要原因是她意识到两人之间差距太大,她怕是还没近柏翔川的身,就被他身边的保镖给按在地上了。

    原来他家世这样出众,难怪?#32972;?#35201;出国历练,毫不犹豫的甩了她,好像也在意?#29616;?#20013;了。

    曾雯霜抿了抿嘴?#20572;?#22475;?#25293;?#34955;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又忍不住低低的哀嚎一声,脑袋一下一下的嗑在桌沿。

    “妳不是傻了吧?#20426;?#21516;事拍了一下曾雯霜的肩膀,“干嘛跟自个儿脑袋过不去?#20426;?br />
    “没有,我就是突然想起一点事情,有点烦躁。”曾雯霜抬起头对同事笑了笑,拍了拍脸颊要自己振作起来。

    虽然这些年她已经很少会想起柏翔川了,但是这么突然重逢,她还是有点不能接受。?#34892;?#20154;最好还是安安分?#25191;?#22312;记忆的角落里再也不要出现在生活里比较好。

    只是再见一次面,对她而言都是打扰。

    嗯……她要不要辞职呢?

    可是柏翔川好像没认出她来,而且目前她好不容易在公司混了一个首席美工的职位,薪水待遇不错,同事之间相处也很好,最关键的是,柏翔川作为纳川的领头人,应该?#35009;皇裁?#26102;间来操心旗下一家小小子公司的事吧?

    曾雯霜就在这么纠结的想法中渡过了煎熬的一天,最终还是下定决心,辞职算了。

    她发现自己还没有?#31361;车背?#30340;事情,一点都不想看到柏翔川。一想到自己居然要在柏翔川的手下工作,就心烦气躁。

    这人说出国就出国,她也不是非要拦着他破坏他的前途,但是他好歹跟她说一声,就那么不声不吭的走了,明明是她和他之间的感情问题,她居然是最后一个知道自己是被甩?#35828;?#20154;?

    实在太过分了!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时间,曾雯霜立刻收拾东西准备起身走人,恰好会议室的大门被打开,柏翔川率先走了出来。

    曾雯霜看到这一幕,?#24067;?#36716;身坐回位置上,经理跟在柏翔川身边,对办公室的员工说了一句,“大家下班吧。”就送翔川离开了。

    曾雯霜一直坐在位置上,等了好一会儿,估摸着柏翔川的车肯定都开出好?#35835;耍?#36825;才跟做贼?#30007;?#20284;的缓?#21644;?#20986;一口气。

    想想又觉得自己孬种,分明是柏翔川以前做了对不起她的事情,为嘛不敢见?#35828;?#23621;然是她?

    拎着包包下?#35828;?#26799;,曾雯霜走出公司大门,正打算过马路去坐公?#24576;擔?#19968;辆低调的黑色宾利就停在她面前,车窗一片漆黑,?#37096;?#19981;清里面是?#35009;?#24773;况。曾雯霜疑惑的瞥了一眼车窗,正打算绕过车子继续过马路,就看到车窗缓?#33322;?#19979;,柏翔川那张帅得人神共愤的脸就这么?#35835;?#20986;来。

    心里咯噔一下,曾雯霜的表情有点僵硬,但她还是装作很淡定的视而不见,埋着头踏着匆匆的脚步离开。

    “曾雯霜。”柏翔川开口唤她。

    曾雯霜才不打算理他,埋?#25293;?#34955;只恨自?#33322;?#19978;怎么没装风火轮。

    “妳等一下!”柏翔川直接拉开车门下车,一把抓住曾雯霜的手臂。

    “你干嘛,放开我!”曾雯霜大力挣扎了一下,发现柏翔川的力道很大,她根本挣脱不开,这又是在大马路上,继续?#21862;?#19979;去只会影响交通,只好被动的教柏翔川拉着往回走。

    砰的一声车门被打开又关上,曾雯霜瞪着眼睛看着柏翔川,发现对方根本不理睬自己,最后还是只能默默的鼓着腮帮子把?#36393;?#24102;系好。

    “你到底要干嘛?#20426;?#26366;雯霜竭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冷漠一点。

    “还记得我吧?#20426;?#26575;翔川轻哼一声,双手握着?#36739;?#30424;,“在公司不是一副恨不?#20040;?#26469;不认识我的模样吗?#20426;?br />
    “你这是在责备我?#20426;?#26366;雯霜气极反笑,“怎么?当时那种情况你难道是很希望我大声叫出你的名字,然后和你来一场久别重逢的?#24403;?#21527;?#20426;?br />
    柏翔川没说?#21834;?br />
    他当然知道那不可能。

    “妳不要生气了。”许久,柏翔川像是无奈似的,吐出这么一句?#21834;?br />
    曾雯霜一?#24067;?#36824;以为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生气?是哦,她这场气生得有点久,都好几年了呢。

    “你想多了,我们现在只是陌生人而已,?#19968;?#19981;至于那么小气,?#38405;?#29983;人都要生气。”曾雯霜心里梗着一口气不舒?#26775;?#35828;完了,才想起问柏翔川,“你打算带我去哪里?#20426;?br />
    “吃饭。”柏翔川说道:“妳中午?#35009;怀允裁?#19996;西,一定饿了吧?#20426;?br />
    “你开会那么忙,真难为你还有空注意?#39029;?#39277;没?#23567;!?#26366;雯霜语带嘲讽。

    柏翔川那一?#24067;?#28165;楚的意识到,他还是高看自己了。

    他知道曾雯霜一定会很生气,他也作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才再次出现在她面前,然而真的看到了这样冷漠的曾雯霜,他还是觉得……没有办法接受。

    他已经被那个开朗的,可爱的,狡黠的曾雯霜给宠坏了。

    “霜儿,我们冷静下来,好好说会儿话,可以吗?#20426;?#26575;翔川低声说道。

    冷不丁被柏翔川叫出小名,曾雯霜立刻清醒了。

    她何必还要觉得愤怒?

    她现在和柏翔川一点关系都没有,不过就是吃顿?#26775;?#23601;像是高中同学叙叙旧咯,没?#35009;?#22823;不?#35828;摹?br />
    “好啊。”她可有可无的点点头。

    两人毕竟这么多年没见,就算心中?#21592;?#27492;没有怨怼,怕是也难有以前的熟稔。

    这晚,柏翔川带曾雯霜去了一家很有名的高级法式餐厅,需要预约的那种。

    “不错嘛,才刚回国,就把知名餐厅都摸清楚了,应该没少带女孩子来吃吧?#20426;?#26366;雯霜嗤笑一声。

    “只有妳一个。”柏翔川摇头说道。

    “这话我不信。”曾雯霜讽刺道:“你?#32972;?#20063;跟我说你明天要去亲戚?#39029;苑梗?#35841;知道第二天你就直接出国了。”

    那种所有人都知道了唯独她一个人被蒙在鼓里的感觉,印象实在太深刻,曾雯霜就是想忘也忘不了。

    对于这件事,无论柏翔川有多少理由,在曾雯霜看来都不过是借口。

    多年之后,柏翔川也意识到自己那时确实太懦弱,连分别的话都不?#20202;?#33258;向曾雯霜开口,出国之后他给曾雯霜打了那么多次电话,之后每年回国也总是要去她家门口走一走,?#19978;?#36825;么多年,两?#21496;?#26159;没一通电话也?#35009;?#20877;见过一次面。

    或许真的是没有缘分……

    想到这里,柏翔川的脸色有点冷。

    就算是强求也好,他是绝对不可能放过曾雯霜的。

    “我记得你以前说过,以后要让我带妳吃烛光晚餐。”柏翔川亲自为曾雯霜拉开椅子,看着曾雯霜坐下,才打了个响指。

    很快,餐厅里面的灯光暗了下来,正中央放置了?#26234;?#30340;地方被一束光打下来,有?#26234;?#24072;坐在那里,开始演奏。

    曾雯霜这才意识到,这?#20063;?#21381;今天竟然是被柏翔川包场了,他早就作好准备。

    换言之,今天她和柏翔川的重逢,也许并不是意外,而是早有预谋。

    她不仅没有觉得惊喜,反而只觉得心情越加复?#21360;?br />
    ?#32972;?#20182;离开的时候没给她任何交代,现在回国了,?#19981;?#26159;突如其来,没给她任何作准备的时间。

    他总是这样,自顾自的,不曾考虑过她的感受。

    红酒很好喝,牛排很好吃,?#26234;?#26354;子也很优美,坐在她对面的那个男人也很帅。

    这一切都曾经是她高中时期,殷殷幻想的场?#21834;?#28982;而现在,曾雯霜切下牛排送进嘴里,心里毫无波动。

    迟来的弥补比路边的狗尾巴草还要廉价,她又不是狗,被主人伤害了躲起来伤心了,只要主人再次招招手,她就又能继续甩着尾巴蹦跶上去。

    “好了。?#32972;?#23436;最后一口牛排,曾雯霜放下刀叉,抬起头看着对面的柏翔川,“饭也吃了,旧也叙了,我们就此别过?#20426;?br />
    柏翔川?#36530;?#30340;抬起头看着曾雯霜。

    莫名就有了一点可怜兮兮的意味,曾雯霜心有片刻的柔软,但是很快又硬了起来。

    不行,曾雯霜,妳不可以心软!

    他装作可怜巴巴的样子妳就原谅他了,那妳也太傻了!

    这人一向是这样的,平日里对她高冷得不得了,一旦做错了?#35009;?#20107;,立刻抓住妳心软的毛病对妳示弱。

    妳上了那么多次?#20445;?#21487;不能再继续上当了!

    “我看你好像?#35009;皇裁?#21035;的事情了,那就这样吧,我?#28982;?#21435;了。”曾雯霜说着,就要转身拿包。

    “我送妳。”柏翔川立刻也跟着起身。

    “不用了。”曾雯霜摇头拒绝。

    “妳一个女孩子,单独回家我不放心。”柏翔川难得失了镇定。

    曾雯霜停住脚步,扭头,像是很诧异,又有点讽刺的模样,“柏翔川,我已经大学毕业整整一年了,毕业后这一年里,我都是独自一人上下班的。”

    柏翔川心里有点难受,知道在这件事上,终归是他做错了,所以怨不得她现在用这样的态度面对自己。

    但是今天这个场景也不是太出乎他的意料,早在柏翔川准备好一?#20889;?#31639;再次出现在曾雯霜面前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了所有的可能性。

    曾雯霜现在对他有抗拒,是正常的。

    但是柏翔川相信,这种状况,?#20013;?#19981;了多久的。曾雯霜这辈子就注定只能和他在一起,没别的选择。

    这晚,曾雯霜最后没能拗得过柏翔川,还是让他送了自己回?#25671;?#19979;车的时候曾雯霜在心中纠结了很久,觉得自己还是应该礼貌的对柏翔川说一句?#24653;弧?br />
    柏翔川微微颔首,看着她下车了,才突然开口唤道:“霜儿。”

    曾雯霜的背影僵硬了一下,才回头,“干嘛?#20426;?br />
    “没事。”柏翔川微微一笑,“早点休息。”

    我们,来日方长。

    曾雯霜没出声扭头就走,心想柏翔川这人高中的时候就一肚子坏水,?#30475;?#36825;么笑的时候就绝对没好事,只是以前柏翔川都是坑别人,如今可不能坑她。

    她今天可是好不容易鼓起勇气给他下了冷脸,把自己树立成了一个特别有原则,绝不原谅他的女人,可不能破功了。

    以后可不能再和他见面了,不然指不定自己哪天就落了下风。

    不行,她?#20040;?#32844;!

    而且一定得尽快!

    她明天就辞职!

    说做就做,回家后曾雯霜开了计算机,立刻写了辞职信,就等着明天早上一上班就交给主管。

    第二天一早,曾雯霜拿着辞职信朝经理办公室走去了。

    “经理我……”想辞职三个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曾雯霜就看到经理笑瞇瞇的朝自己招手,“雯霜?正好,我有事跟妳说。”

    “嗯?#20426;?#26366;雯霜有点疑惑的上?#21834;?br />
    “妳看,这是总部昨晚发过来的?#22987;?#24685;喜,妳升职了。”经理笑着说道。

    “?#35009;矗俊?#26366;雯霜觉得自己有点懵。

    “是不是惊喜太突然,有点接受不了?#20426;?#32463;理笑着打趣道:“纳川的总部可是要求很高的,要进去不容?#20303;?#19981;过妳一直?#24049;?#20248;秀,昨天柏总来开会的时候,特地看了一下我们美术部的设计稿,着重表扬了一下妳的作品,昨天晚上调职公文就来了。”

    曾雯霜张张嘴,没能出声。

    “去了总部要继续加?#20572;?#32435;川的待遇可比我们这儿好得多,妳要好好把握机会!”经理语重心长的拍拍曾雯霜的肩,“好了,去收拾收拾东西,今天去去纳川那边报到,对了,妳刚刚是找我有事吗?#20426;?br />
    “没……”经理都这么热情了,她也不好意思现在?#32654;?#27700;说她想辞职。

    只能暗叹柏翔川动作太快,让她连辞职的机会都没?#23567;?br />
    曾雯霜叹了口气,也不明白柏翔川到底想做?#35009;矗?#38590;道还真想和她再续前缘?

    问题是,她可是会害怕的,毕竟?#32972;?#34987;抛下的恐惧印象实在太深刻,曾雯霜总想着,这种事有了一次就不会有第二次?

    再说了,她?#24049;?#26575;翔川多少年没联络了?#30475;?#23478;都是成年人了,经历了那么多,又怎么可能还和以前一样?也许他再和她相处一段时间,就会觉得她现在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

    指不定柏翔川就会意识到,也许他只是在怀念高中时候那?#25191;看?#24651;爱的感觉,而不是真的对她曾雯霜这个人有?#35009;?#26399;待。

    想到这里,曾雯霜又有点难过起来。

    ?#32972;?#23601;是她一厢情愿追柏翔川,当时柏翔川可是全校女生的共同男神,当时要不是被她捡了个便宜,柏翔川怎么可能会和她谈恋爱。

    这段感情说现实点,就算最后柏翔川确确实实负了她,那也是她占了便宜。

    回座位的曾雯霜因为私人物品不多,一个小?#36739;?#23376;就?#24052;?#20102;,接受公司其他同事的祝福后,她安静的抱着这?#36739;洌顺等?#32435;川总部了。
新疆25选7预测
福彩双色球基本走势图带连线 生肖特码资料 吉林时时彩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 河北十一选五矩阵图表 篮球让分胜负怎样定温胆 合肥2019彩票中奖信息 nba新闻 香港赛马会六合彩中心 体彩p3开机号近十期 2019双色球和值走势图 广西快3一定牛推荐 湖北彩票官方网站 六合彩特码资料 澳洲幸运8官方开奖结果 内蒙古11选5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