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 言情小说 黑洁明 温柔半两上 第二十章

温柔半两上 第二十章

作者黑洁明书名温柔半两上类别言情小说
    她上楼时那男人如以往那般坐在那里

    罗汉床的桌案小几上点着香

    他倚在窗边一手支着脸一手拿着一本书

    那书不是?#26102;G?#26159;一本地方志但他没在看那男人垂着眼像是睡着了

    明亮的天光从天井洒下落在他身上

    她走上前去脱鞋上了罗汉床如之前那般坐在小几的另一边

    香烟冉冉袅袅

    不是要走

    他仍合着眼但开了口

    你不是早算到我走不了她转头看着窗外那方正的天井和在天井之外的蓝天声微哑

    你可以走的他淡淡说着不需为难自己

    我爹死了她哑声再道那女人没有谋生的能力只会坐吃山空

    你不欠他们

    我知道她说着?#35835;?#19979;嘴角但他们是我爹的妻儿

    那男人从来也没把你当成亲闺女你又何必

    我不知道她看着窗外天井上缓缓飘过的?#33258;疲?#21713;声道只是?#20197;?#20197;为以为事情或许会有所不同

    并不会如果会他就不会卖了你

    那冷酷却真实的话语教泪水无端上涌她红着眼强忍住再问

    所以?#19968;?#26159;你手上的棋吗

    当然

    男?#35828;?#35821;气波澜不兴像她问的只是今日天色那般

    她含泪苦笑继续看着那方蓝天?#33258;疲?#32531;缓道你就不怕我记着你让我家破人亡的事就不怕把我留着或许哪天哪夜我逮到了机会也反你

    你爹为富不仁结仇甚多才会在落难之时无人伸出援手你看过?#26102;?#20102;你清楚他为求?#36824;?#20570;过什么事温?#39029;?#20107;只是迟早迟或早而已他若不曾想贪不曾想卖女求荣也不会就此摊上吴家不会赔得血本无归不会让人有机可乘落井下石当年你才三岁他就为娶新妻将你赶出家门这样的男人你以为他?#38405;?#36824;会有什么父女之情吗

    她哑口无言只有泪盈在眼

    那儿早就不是你的家了

    一句话狠狠打在她脸上戳在她心头教热泪再忍不住滑落眼眶

    她垂首闭目抬手遮眼泪水依然一再潸然而下

    蓦地温热的大手抚上了她的脸用拇指抹去她脸上的泪

    你知道?#20154;?#37117;还要清楚那瘸子老头老姑婆还有那小盲女才是你的家人所?#38405;?#25165;只想着带他们走

    他的声就在耳边她这才发现不知何时他?#21713;?#36523;到了她身旁

    泪纷纷止不住

    他在她身旁坐下将她拦腰抱了起来让她坐在他怀里教她枕在他肩上我知道你走不了

    他将那大手搁到了她脑袋上在她耳畔淡淡说着

    ?#30007;?#35201;我拦呢温家垮了你哪有办法撒手不管就算你爹没死看温家那般衰败你一样走不了你若心这么狠又怎会想为从良的青楼女子倾家?#24202;?#20080;下那船棉籽

    刹那间心又紧好痛教泪如雨下

    你可以走的但你若真走了就不是我认识的温老板了

    温柔揪抓着他衣襟再忍不住将泪湿的小脸埋在他肩头上缩在他怀中颤声哭了出来

    他怀抱着她没再开口就这样任她泪湿他的肩头

    她不知自己哭了多久只晓得泪水不断的涌出过去这一个月她泪也没掉过一滴在这之前她甚至不晓得她还会为那?#35828;?#27515;感到难过

    那人眼也不眨的就把她卖了有什么好难过的那大宅根本也不是她的家又有什么好不舍的

    可就是难受就是停不下泪来

    ?#32531;?#25165;发现原来内心深处还是希望自?#33322;?#26469;能以温子意功成名就衣锦还乡可以让那人后悔当年没好?#20040;?#22905;这闺女

    还以为不在乎原来还是执着于自己不得人疼

    可他却看得比她还要清楚明白身边那些待她好的才是她真正的家人

    枕在男人厚实的肩头上听着他沉稳规律的心跳温柔的情绪慢慢平复了下来

    她睁开眼看见自己抓皱了他的衣襟看见他衣襟下的单衣里有着一抹艳红

    那是血从内而外渗出来的血

    这个月在她忙着卖屋偿债时城里到处暗潮汹涌风声鹤唳她知道是因为城里那些商家正与他明争暗斗

    周豹病了几月不出想反的人早就开始?#26469;?#27442;动

    先前那些乱的只是不聪明的商家聪明些的仍如王飞鹤那般按兵不动若非王家少爷太蠢王飞鹤只怕也是要等到现在等到他伤

    毕竟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谁不想当那捡便?#35828;?#28180;翁呢

    这城位在运河要冲丝绸鱼?#20303;?#26825;花茶盐青?#21830;?#30871;全都得从这儿过是商家必争之地谁若能掌控这座城就能掌控大半江?#24076;?#37027;些巨贾大商人人都想当头想称霸若周豹真的病了要争权要夺利只能在这当口

    看着他内衣里渗出的血她才知他在这波争门中受了伤不知何时受了伤所以才待在有着重重关卡戒备森严的当铺这儿所以她刚到时他才闭着眼那时他八成是真睡了

    即便睡了也不让人知?#19981;?#35201;撑着

    这男人怕是连那总随侍在他身边的墨离也不信吧

    他说她是他的棋

    这局棋他布了多久?#30475;?#20004;人相识之初那该也有近两年了吧?#31354;?#30007;人究竟活在什么样的处境之中要如何才会让一个人把日子过得如此步步为营

    在此之前她不敢去深想和他有关的一?#23567;?br />
    她很清楚周庆不是她可以要的人

    那时她以为一夜就够那会儿她也只想着若要把身子给人至少也挑个自己乐意的想着之后就走得?#23545;?#30340;过她的日子活出她的一片天

    她没想过能再见他的

    可如今她才发现自己仍在他的棋局中仍是他手中的一枚棋

    该要走的这男人多可怕

    看着他衣襟中那抹鲜红她心口不由得抽紧

    这是故意给她瞧的吗

    要她心软?#21482;?#26159;他真的只信她

    是信她的吗

    温柔抬眼看见他垂眼看着她一双黑眸深深眼底有着教她心颤的神情

    他温热的大手再次上了她泪湿的小脸徐徐抹去她的泪

    那动作那般轻柔让她无法抗拒

    罢了就算他是故意她也认了

    真要留在这城里她还能不上他这盘棋吗

    温柔松开紧揪着他衣襟的小手偎着他的大手语音喑哑的问

    你说我是你的棋

    是

    温家已经垮了你要我何用

    温家是垮了他环抱着她道温子意没?#23567;?br />
    她一怔抬眼看他

    你想温子意做什么

    男人握住了她的小手拢着

    ?#30333;?#20320;本来就在做的事他垂眼看着她勾起唇角道?#30333;?#29579;飞鹤本?#20174;?#35813;要做的事

    什么意思她不懂

    一个地方除了大恶之人总也?#20889;?#21892;之家

    她楞看着他慢慢坐直了身子?#30416;?#20102;过来

    在王天凤绑架她之前她一直以为王飞鹤是个大善人但他不是那人不是

    王飞鹤是周豹的大善人

    周庆看着她告诉她

    温子意是我周庆的

    温柔傻了呆看着他一时无语

    他低下头来看着她的眼抚着她的唇低语周庆是不帮人?#24080;?#27531;局的但你会?#37096;?#20197;

    看着眼前的男人她张了张嘴却无法吐出?#38750;?#30340;词句这男人让她无比困惑他现在是要她替他收尾王家父子是假善人真恶人显然他们一直在帮周豹处理善后但她可不是能眼也不眨帮着他?#24080;?#28781;口的人

    天知道她可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路上随便一个男人挥拳都可以将她打倒在地她看到血都会头晕想?#25314;?#36825;男人却要她帮他?#24080;?#27531;局

    你知道我一点武也不会吧她忍不住说

    他挑眉道我知道

    我不懂如?#28201;?#23608;的她再道

    这话让他笑了

    我不是说让你做以前你就在做的事他噙着笑说你有帮人埋过尸吗

    她眨了眨眼咕哝当然没?#23567;?br />
    话落她忍不住又问

    你到底想我做什么

    他没?#20889;?#22905;只是挪动了身子躺了下来一个眨眼他已姿态轻松的将脑袋枕在她腿上闭上了眼淡淡道

    时候到了你自然会知道

    瞧着那仍轻握着她的手瞬间便枕在自个儿腿上的男人温柔无言以对他动作那般顺畅自然好似已枕在她腿上千百遍似的她一时间还真不知该如何?#20174;?br />
    下一刹感觉到他喟叹了口气她才意识到他累了

    这男人仍伤着他的胸口还渗着血

    想来怎么样躺着仍比坐着舒服吧

    虽然仍有些羞窘可心一软没推开他就让他这么枕着了

    像是察觉了她的心软他将她的手拉到了腰腹上嘴角勾起了一抹似有若无的笑

    那笑教她有些?#30504;?#21448;有点儿不知该如何?#31283;?#30340;滋味教小脸微热

    于是就让他这么给枕着了给握着了

    风轻轻徐来将香烟吹散

    一切如此安静又平和

    腿上的男人合着眼她能感觉到他的心跳一下又一下呼吸既徐?#19968;海?#21487;她知他仍没放?#19978;?#26469;

    就连在这儿在周遭都是他的?#35828;?#22320;头他也无法心?#30149;?br />
    蓦地一个念头忽地跳入脑海

    周豹还活着吗

    闻言眼前的男人睁开了眼看着她

    活着他当然还活着

    他是笑着说这句话的只是这一回那笑没入眼他的眼是冷的

    很黑很冷

    那冷眼让她不由?#20040;?#20102;个冷颤

    她应该要害怕怕这个男人

    可明知他刻意将她算计她却也无法将与他相处的过往全盘抹去没办法相信这些日子她真错看了他

    她?#24202;?#28165;他这盘棋感觉仍在云里雾里

    这男人如此狠绝那般工于心计哪天他若真把她卖了怕也是理所当然

    该要怕他的

    可当她看着他却只为他感到害怕

    不知怎忽地想起这男人从未在她面前称周豹是他爹

    温柔垂眼看着那枕在她腿上握着她小手的男人瞅着他看似轻松实则不曾放松的姿态不禁张嘴又问

    周豹想要你死吗

    他看着她噙着嘲讽的冷笑回你说呢

    这不答反问的回答只让她心揪得更紧不由得握紧了他的手

    再一次的他勾起了嘴角那双黑瞳里的冷意褪去漾出一抹教她喉紧心更缩的情绪?#32531;?#20182;抬起左手轻触她的脸让她心又一颤

    你若还想走别拖过今夜

    说着他闭上了眼将手垂放回身前语音沙哑的淡淡道

    天大地大哪都能去你到哪都能重起炉灶的

    闻言心头一颤她垂眼看着这男人他闭着眼可她知他是说真的若她真要走他不会拦的他会让她走出这盘棋

    风不知何时停了

    几上的铜炉香烟袅袅?#25163;?#24448;上?#30001;?br />
    可她很清楚风雨欲来这幽静的片刻只是暴风雨前的平静而这男人无论何时都会身处暴风眼的中心

    在他身边是讨不了什么好的

    该要走的温柔想着

    可她怀疑他知道他的右手仍拢握着她的手始终不曾松开过

    是刻意还是不自觉呢

    一颗心揪得好紧

    到头来她只是低垂着眼轻轻把左手搁到了他疲惫的眼上替他遮住了光

    几不可见的他喟叹了口气收紧了大手

    眼微微的热了起来

    她反手握住了他的手

    那天她就一直那样坐着让他枕在她腿上歇息

    上部完请看下部

    注?#21512;?#20851;书籍推荐

    01魔影魅灵之一?#26029;?#24605;修罗 上

    02魔影魅灵之一?#26029;?#24605;修罗 下

    03魔影魅灵之二彼岸花 上

    04魔影魅灵之二彼岸花 下

    05魔影魅灵之三饕餮恋 上

    06魔影魅灵之三饕餮恋 下

    07魔影魅灵之四鬼夜叉 上

    08魔影魅灵之四鬼夜叉 下

    09魔影魅灵之五荼蘼香 上

    10魔影魅灵之五荼蘼香 下

    11魔影魅灵之六银光泪 上

    12魔影魅灵之六银光泪 下

    13魔影魅灵之七白露歌 上

    14魔影魅灵之七白露歌 下

    15魔影魅灵之八小暖冬 上

    16魔影魅灵之八小暖冬 下

    17魔影魅灵之九战狼 上

    18魔影魅灵之九战狼 下

    19魔影魅灵之十魔女的骑士 上

    20魔影魅灵之十魔女的骑士 ?#23567;E?br />
    21魔影魅灵之十魔女的骑士 下

    22魔影魅灵之十一温柔半两 上

    23魔影魅灵之十一温柔半两 下
½25ѡ7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