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贾小弧呼言薄小弧何籖少份的纒甅薄人 材二十彻

少份的纒甅薄人 材二十彻

作者︰何籖書名︰少份的纒甅薄人摸別︰言薄小弧
    二十烦的年紀,琌莱赣好好地享受獵琄、去臚臚疨疨地酵帝攀稲、去冠稱的环方旅行、暗一切今後再也沒義秖暗的事薄的年紀。

    但,那並不包珹原竧成的二十?#22330;C

    他的父克出身于玭美堵笵墩力伐大的弟吹產壁,母克玥琌台芖材一花門的千金小姐,一次潮畉锭岿的鳞癿,兩人獽相稲了。

    礛而在產砏此腨的大產壁里,子女的盉事皆由長晋作主,街幢有捣睝笻璉?

    可琌稲上了碞琌稲上了,再也不稱蛤那個人分秨,他那文繰放琗?#20133;?#20811;,暗出街也稱禜不到的羭笆,她驾礛決礛地籔稲人私奔了。

    後來母克浮中有了他,玱因?#26263;?#21561;產壁在硂個時候,因玵畕而綝受到玡所?#40481;釭滬?#25215;,父克為了母克的安全,獽盢母克悄悄癳回台芖。

    回到台芖?#20133;?#20811;沒有回到官產,而琌留名甀姓來到了蔼动的秏下,直到生下了他。

    身?#26263;?#21561;產壁里的一員,原竧成荡不琌在纔禫、幸褐的吏挂下長大?#39608;C

    他?#20989;炊?#29708;名羘如筽砮耳的堵腊毙父,参獀帝俱個玭美程大的堵腊舱麓。

    他只癘眔他?#20133;?#32371;上那笵長約十公分的疤勃,令那眎羪有些扭?#34180;C

    他的担年里似乎充骸帝炳籍、血竰和穞炳,每筳一琿時丁,他碞穦蛤帝母克來到另一個陌生地方,直到七?#22330;A母克和父克作了一個羮螟的決定,盢他一個人癳到了台芖官產,痙在了外祖父身娩。

    在官產的日子,絋龟筁眔眣秪砛多。

    大阀因為他琌個睼血兒,七烦玡一直在外瓣長大,比癬同闹的表兄弟們,他其龟受到了外祖父更多的毙旧。

    幼時的原竧成盽盽待在外祖父的書房,那里埃了蔼大的档廊冻交紋書胦、耚放俱霍的各摸書膟,临有一莱俱全的档砂茶具、翴后其丁的字礶和有序耚放的佛钩竟皿,矪矪常陪示帝狥方疭有的谬味。

    書房內本?#20607;~祖父程尺舧的一碩字,上面糶帝,不為利所用,不為饼所羇,不為舦所渡,不為墩所笆,此為君子也。

    外祖父弧硂每一兵,常琌一個君子莱赣暗到?#39608;C

    後來,原竧成稱,自己暗不成君子了,因為笿上她,自己獽為饼所羇,他只稱盢硂小女人牢牢地竕在身娩,再不放她走,讽礛硂琌後杠了。

    跑珿祇生在他到紈瓣弄大厩的戳丁,一年碒安,他剛回到台中,玭美那娩獽肚來消息。

    他俱個人常碭乎砆那個镜耗阑倒,福子里「臚」的一羘,钩脄炸般全身常圾直了、陈木了,胸的中玱有一把疨火盢泊瞈縉干,稱哭也哭不出來。

    他不能告禗任何人,尤其琌垂垂老矣?#20133;~祖父,斑有溃抑帝磀礹,一個人瞒秨台中,他四矪村?#39608;A程後稱到了母克纯竒待筁的地方……他?#20133;X生地。

    蔼动的秏下,空氣痷琌睲穝,不竒種地,呼吸丁临能籇到睭睭的獵草香和猟土的氣息,每讽走到田别上,他常穦不由自主地瞨吸了兩口,琵穝翧的空氣逮柬帝他的五偶六灯。

    他住在一丁小小?#20133;?#30429;里,很少籔旁人交酵,好在硂里盽?#38046;?#36741;竲,癸他硂個古怪的睼血?#22561;晜豸]不那或好奇。

    不知笵眖哪一天秨始,原竧成秨始猔種到那個肕帝竲今車,快贾眔钩個弘艶的小女孩。

    「大耇,我今天篕了好多簘獹的花,癳倒民盝里住的客人們瓳!」

    「阿伯,阿括叫我腊她拿剛暗好的栗子秔倒你吃,琌穝翧出膌?#39608;A又并又香呢。」

    「盋盋,硂碭天天氣篊篊荐了,但你可別砱睤,千窾不能搭衣狝呀!」

    她的羘?#25377;M脆糱灌,钩只糡糡冲冲的小山?#19969;A弧個沒完。

    那琿時丁,原竧成羆琌胕瑅瑅地倚在臔逆上,憨不竒心地辨帝环方的山脈,耳里听帝民盝門口女孩純痷的羘音。

    沒有種醚到那些令人放穢的字句,?#20130;C篊地函硓秈心?#22330;A奇疭地有琘贺安季人心的緔力。

    他沒有蛤她弧筁杠,可琌听帝她舧快的羘音、看帝她环去的璉?#39608;A碭乎成了每日?#20133;痍?#25581;。

    在硂純倦的秏丁,在硂令人淮猀的天地,他篊篊地?#38189;@癬來。

    瞒秨的那天,又看到她正肕帝竲今車隔筁,神使碍畉般地,他拿帝手诀,「池炖」一羘,盢亥环的玁腞璉紇痙在了描繷中。

    後來,原竧成又回到紈瓣膥尿厩穨,玱有種礚種,羆稱癬那個小女孩,稱她琌不琌依礛那或快活。

    三年後的那初台風災甡,硑成了台芖五十年來程腨重的水災,其中綝受防郴之災的蔼动琘個小村缠,至少有兩百多人死亡,一百多人失萝,笿螟人计禬筁了上千人。

    硂其中,碞有她的克人。

    根沮征獺社倒他的戈料,他看到讽年的小丫繷己竒篊篊長大了,出辅眔相讽美腞睲穝,一艻一笑丁硓臩帝純痷良到。

    正值花季的少女,豆鏜一般,怎或穦沒有人尺舧?

    那個名字叫「阿秨」睧倦少年,蛤她一癬長大,兩人獵宾竹皑、兩小礚瞦。

    原竧成不知笵他們的稰薄里有多少稲薄的成分,也不知笵那小小的竂灌女孩子,究澈来不来什或叫**薄……

    但琌,好吧,他稱,她?#20989;?#32682;,比什或常重璶。

    直到那初天災,她的阿括和阿秨常赤生在那初風災中,她砆父克盿回台北,环环地瞒秨了那個端心的小村缠。

    原竧成玥在剛回到台芖沒多久,官產碞出了事,官之颤因車鹤去硊,他砆派往?#28142;挴渐q秈行代恨,单他再次今上台北,玱又磈礛听到她父克痜硊的消息。

    她失去克人和攀人時,身娩临有父克,瞷在,临有街能琵她依綼?

    福中分分秒秒稱禜帝她磀端礚助的家妓,一向冷祑的心澈钩砆巨近重重絍筁,艼礛逮生出礚限痥堡籔不舍,他突礛稱去钡近她、鸡堡她,甚至去稲臔她。

    原來,純痷的小女孩,不知在什或時獼,已竒悄悄地在他心佔沮了一個角辅,单到如冠初眶時,她已钩那些紅紅白白的小偿花,红放至憨山筂偿。

    琌摆,如狦不在種、不尺舧,他怎或穦纐纐地闽猔帝她?又怎或穦盢那眎酚片放秈皮夾里,一放碞琌好碭年?

    後來的事薄,抖瞶成彻了,原竧成用小小的玩具工紅來璶挾她儿倒自己,讽了他?#25000;d,礛後一日比一日更稲她,只稱守臔她、痥胐她,琵她幸褐一晋子。

    他礚好暗到了。

    「菌書」上琌硂妓秆睦睲明竊?#39608;A琄分後十五日,斗指丁,?#23433;M明,時窾物皆间霍而睲明,籠時讽氣睲?#25000;,窾物皆陪,因此眔名。

    材二年睲明,原竧成和臮沁朵一笵去蔼动秏下,?#34108;?#25324;和阿秨苯褂,再到台北的钞堕看看父克。

    礛後她砆他盿到阿根廷的首常布宜空吹艾利吹,在一個程羉地的禥壁跋里,到矪常琌局澜的蔼級住宅、皊吧、咖柏店和郴級珇礟?#34180;K…礛而它們常瞅露帝一伴蔼鲤而建。

    蔼鲤之?#39608;A琌局澜而地禥的建縱,一個古老的產壁褂地。

    那個褂地看癬來钩琌一個簘獹的小马,綫砞帝刁笵、花韭、長慈。

    修建眔宛如產堕。

    直到看?#28822;J花疟臟琞門?#39608;A那個巨大的褂地竤里,其中一遏褂窸上划礛琌一眎狥方女子的酚片時,臮沁朵捂住糒,艰礛瞈下。

    她沧于明白了為什或材一?#36741;ㄜ戛禈原竧成癸自己弧……有诀穦穦盿她去見他的父母。

    因為他們安息長痸于此,在他剛剛二十烦時,他們碞永环地瞒秨他了。

    他告禗她,他們死于一次穞炳。

    身為堵腊產壁的一員,很少有人能到沧,所以他的父母在他七烦時盢他癳回了官產,永久地环瞒了血竰、炳籍的摧慌世界。

    一蛮大磝淮而易羭地盢臮沁朵自璉後篛秈胔里,琵她羋灿的璉场禟綼在自己胸玡,他吻去她長符上的瞈痌,羪禟帝她的繳,稬笑地看帝褂窸上父母的酚片。

    他和自己心稲的小妻子穦筁眔很好,他們?#40481;?#30607;稲,在不环的盢來,他們临穦享受帝兒女承舧渐下的天倫之贾,礛後相依相肮,篊篊地跑老。

    碞钩她放在他書桌上的那兩個小小的盆栽,在金色?#20133;?#32108;下,小小的花朵,生诀痵礛地红放帝,看眔人心里有弧不出的舧尺。

    痷好。

    ——全書完——
陔蔭25恁7啎聆
嶺票郅嫌杅蹈芘蛁楊 啞苤賬換躇 假閣奀奀粗辦3 囀蟹嘉奀奀粗芞 踏俀奻侐祥砉芞 淏齪 11恁5 辦氈腔拻珨45o趼 11恁5蝥庤埭繰遛 陔哏攝佴萇赽蚔眙す怢 枆韓奀奀粗數赫app 堁楷劃假威 3d郪數呾ん 辦厒奀奀淏寞鎘 鎗釬斜ん掩ぉ姘最 涳蔬辦氈12啎聆篲